当前位置:宝盾情感泰戈尔爱情诗,泰戈尔最经典的五首情诗
泰戈尔爱情诗,泰戈尔最经典的五首情诗
2023-02-01

《假如我今生无缘遇到你》

假如我今生无缘遇到你,

就让我永远感到恨不相逢。

让我念念不忘,

让我在醒时梦中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当我的日子在世界的闹市中度过,

我的双手捧着每日的赢利的时候,

让我永远觉得我是一无所获——

让我念念不忘,

让我在醒时梦中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当我坐在路边疲乏喘息,

当我在尘土中铺设卧具,

让我永远记着前面还有悠悠的长路。

让我念念不忘,

让我在醒时梦中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当我的屋子装饰好了、

萧笛吹起、欢笑声喧的时候,

让我永远觉得我还没有请你光临。

让我念念不忘,

让我在醒时梦中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生如夏花》

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

以寂寞的镰刀收割空旷的灵魂

不断地重复决绝,又重复幸福

终有绿洲摇曳在沙漠

我相信自己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不凋不败,妖治如火

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

乐此不疲

我听见音乐,来自月光和胴体

辅极端的诱饵捕获飘渺的唯美

一生充盈着激烈,又充盈着纯然

总有回忆贯穿于世间

我相信自己

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

不盛不乱,姿态如烟

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

玄之又玄

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

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

如同一阵凄微的风

穿过我失血的静脉

驻守岁月的信念

我相信一切能够听见

甚至预见离散,遇见另一个自己

而有些瞬间无法把握

任凭东走西顾,逝去的必然不返

请看我头置簪花,

一路走来一路盛开

频频遗漏一些,

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

般若波罗蜜,一声一声

生如夏花,死如秋叶

还在乎拥有什么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

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

而是纵然轨迹交汇

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假如容我扑入你的胸怀》

假如给我的爱以回报--

仅仅抬头看一眼,

热泪就扑簌簌滚落--

亲爱的,我就朝你奔去,不顾疲倦。

假如容我扑入你的胸怀--

那么一辈子

我这颗心不会知道

失恋的剧痛是什么滋味。

假如一句温软的情话

能熄灭渴望的烈火,

那么快对命蹇的我说吧--

否则心儿必将裂破。

《永恒的爱情》

我以数不清的方式爱你

我的痴心永远为你编织歌之花环

亲爱的,接受我的奉献

世世代代以各种方式挂在你的胸前

我听过的许多古老爱情的故事

充满聚首的欢乐和离别的悲郁

纵观无始的往昔

我看见你像永世难忘的北斗

穿透岁月的黑暗

姗姗来到我的面前

从洪荒时代的心源出发

你我泛舟顺流而下

你我在亿万爱侣中间嬉戏

分离时辛酸的眼泪和团圆时甜蜜的羞涩里

古老的爱情孕育了新意

陈腐的爱情而今化为你脚下的灰尘

一切心灵的爱欲、悲喜

一切爱情传说,历史诗人写的恋歌歌词

全部融合在你我新型的爱情里